反弹: 特色咖啡的市场弹性 – 25 Magazine, Issue 10

反弹: 特色咖啡的市场弹性 – 25 Magazine, Issue 10

如果“可持续性”在20世纪末成为特色咖啡业的流行语的话,那么“弹性”在21世纪将会迅速成为下一个该行业流行词汇。

ERIKA KOSS 探索了人们用哪些不同的方式来定义“弹性”,以及为什么它这个词在特色咖啡领域中很重要。

瑞典科学家Carl Folke博士指出,“弹性研究”呈爆炸式增长,他在2006年发现共有250篇关于弹性的科学出版品,在2016年相关出版物达到了6000余篇。作为斯德哥尔摩大学的斯德哥尔摩弹性研究中心的联合创始人和科学主任, Folke博士是全球范围内“ 弹性思想”的领导者之一。尽管该中心将弹性简单定义为“应对变化并继续发展的能力”,但这个词的真正含义是具有深刻复杂性的。[1]

弹性不仅仅是学术界中的热点话题,它在全球运动中也受到了人们的关注。弹性经常与“规划”和“政策”等其他术语联系在一起,或者与可持续发展的主题(“气候适应性”)放在一起使用,这个词表现为必须促进、建设、增强、维持、发展和——唉——资助某个事物。全球倡议[2]和新的工作头衔(像“弹性官员”、“气候弹性专家”,甚至“弹性教授”)正变得越来越普遍。

在特色咖啡领域,我们看到一些全球非政府组织以及一些科学组织也在加大弹性言论的宣传力度。例如,Lutheran世界救济会将弹性定义为一种方法,这种方法中包括“吸收冲击和压力的影响;适应不断变化的环境;能在由破坏性事件,如灾害、疾病或冲突,所引起的不确定中发生转变”的能力。[3]对于天主教救济机构来说,弹性是一个“透镜”,通过它,“人们和体系可以缓解压力,并且能迅速适应、准备好应对冲击,并从冲击中恢复过来。”[4]现在,世界咖啡研究中心将工作重心放在创造更多具有“气候适应性”的咖啡品种。

所有的事物,将会因我们在特色咖啡领域定义和应用这个术语的方法,对咖啡复杂供应链中的人类参与者造成影响。我们真的能从事物的外部建立“弹性”吗?

将“弹性”作为一个概念,研究其发展史

从历史上看,“弹性”这个词只用作动词,而我们现在所用的“弹性”这个词起源于拉丁语,正如17世纪初的诗人在他们的作品中使用的那样,这个词是基于将人强大、感性的思想拉向原始目标。[5]快进到二十世纪,心理学领域出现了一种新的用途:当一个人从强烈的逆境中迅速康复时,他们就会有弹性。精神病学家Steven Southwick将主流的弹性医学观点总结为“在面临生活中的逆境时,人要具备一种能力,那就是暂时的压力会将你的腰压弯,但并不会把你压垮,你要学会回弹,这样才能成长起来。”[6]后来弹性进入工程学科领域,人们认为具有弹性物体的特征是“有浮力的、适应性强的、强健的、耐寒的”,因此拉伸这个物体时可以恢复到原来的形状。

弹性是一种理想而积极的东西,这一内涵贯穿在与该主题相关文献的始终。但在文学、心理学和工程学中,这三种学科的应用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弹性并不是一种被人为建立起来的事物。它是对象,实体,人或经验的固有属性。从什么时候开始,人们关心的重点开始从鼓励弹性转向了建立弹性呢?

“弹性”一词在1973年进入生态话语中,当时加拿大理论生态学家C. S. Holling在《生态系统年度评论》上发表了一篇文章,这篇文章不久就成为跨学科学术研究和全球运动的基础。他的文章中包含了上述问题的部分答案。这篇文章,“弹性与生态系统稳定性”认为弹性与“平衡”或“稳定性”是形成对照的。[7]当时的主流观点认为,自然界在空间和时间上是同质的,但多次对不平衡的动态系统的行为建模以后,Holling给出了相反的测试结果。如果是由不稳定“带来[了]”弹性和持久能力”,将会怎样?

他最终发现 – 并且议论到 – 不仅所有体系都会出现破坏,而且这些破坏让体系本身的能力重新回到未受干扰前的“平衡状态”也是至关重要的。他甚至断言,比如说,如果没有突发的火灾将森林全部烧毁,那么森林就不会重新恢复活力,也就不会有“吸收变化。”换句话说,Holling质疑: 一个系统在改变的情况下能吸收多少干扰因素?

现在的弹性:它会从这里反弹到哪里?

Holling和他之后的许多学者并没有研究人类系统。他们只分析了森林和鱼类等自然生态系统。但是人类既不是森林,也不是鱼。自1973年Holling发表文章以来,几十位学科的学者开始批注了弹性的各种定义和应用,这为应对21世纪各种全球性挑战提供了一个词库。

弹性思想认为以创新的方式处理复杂性、各种网络、因果关系和代理工作。在政治科学和国际发展领域,当一些人面临无数压力和冲击时,“弹性”可以帮助他们避免贫困甚至摆脱长期贫困。那些曾经被认为是“不发达”或“贫穷”的事物现在被贴上了“脆弱”的标签。现代主义者关注“发展”和“扶贫”; 而当今后现代主义者强调“弹性”和“建设能力。”正是有了这些重新,我们才能够开始看到从支持弹性到建立弹性的转变。

然而,若按照这种新的思维方式思考的话,“弹性”可能已经失去了它的意义。如果它成为“所有事物的单一特征”的话,那么它就有可能变得毫无意义。[8]

尽管如此,我们还是有可能看到这种关于弹性的说法是如何发挥作用的。这个词为那些痛苦或处于困境的人提供说法,这样别人才不会从内,从外地用讽刺,悲剧或压力因素来界定他们。它可以鼓励个人、家庭、社区和城市共同努力。它甚至可能为多样化的系统减轻风险,带来希望。

特色咖啡的弹性

弹性真的是将目标“赋予”咖啡社区的新方法吗?? 弹性并不等同于“可持续性”,但人们经常互换着使用它们。弹性方法真的能为我们实现人道主义和发展目标吗?这些目标不仅能让穷人和弱势群体“迅速恢复活力”,还能让他们“向前跃进”吗? 弹性能否衡量各种各样的“干扰”因素,它能否在一些时候—尤其当许多咖啡社区缺乏坚实的基础来回弹的时候,去衡量自身对不同民族的“平衡”的影响?

弹性对话是围绕着一个基本的悖论展开的: 人类无法控制世界,然而来自世界某一地区的某一群人试图为世界上另一地区的另一群人“建立弹性”。在这里,弹性似乎像银子弹一样闪闪发光: 如果一个社区面对风险时具有一定的灵活性,也做好了准备,那么这里的每个成员就可以控制自己的风险等级了。但是,如果咖啡社区一开始就没有建立结构体,让自己在面对冲击和干扰时能够得以缓冲,那么弹性可能会变成阐释不断延续的殖民主义和资本主义遗产的另外一个概念。

我们可能无法以我们目前使用该词的方式来建立“弹性”,但我们可以通过努力去建立坚实的基础,让咖啡社区的人们成为世界上最具弹性的群体,这些人不仅仅可以迅速恢复活力,更可以在灾难过后迅速前进。

例如,世界咖啡研究所创造的“弹性种子”,它注重服务于小农群体,也为科学咖啡社区指明了前进的道路,意义重大。关注贸易发展的非政府组织Twin在2017年发布了一篇题目为《咖啡与气候变化》的文章: “从适应转向弹性”,也总结了与来自哥伦比亚、尼加拉瓜、乌干达和越南的四个咖啡合作社在加强咖啡“气候适应性”方面所做的工作。[9]

但是,从政治、经济和社会的角度来看,我们在建立这些坚实基础时,如何避免将殖民主义和资本主义的遗产延续下去呢?

我们需要在利益相关者的领导下,积极倾听那些经常被禁言、误解或解雇的人(即:妇女和青年)的意见,这是至关重要的。(事实上,天主教救济服务机构认为,弱势群体应该明确自己的弹性。)

但是,要想实现长远的变革,我们需要改革许多形成于21世纪的结构:例如,妇女需要拥有土地的合法权利;青年需要获得创新资本以及家庭需要医疗保健。无论是在干旱期还是在战争后,我们都需要将这些规定和其他规定继续保留下来。如果我们想要生产者和消费者,在面对内部或外部变迁时,能够具备适应,转变和茁壮成长的弹性能力,那么我们必须要保证赋予他们能够回弹的坚实基础。

原因就是,若这个复杂的全球咖啡供应链中有一部分缺乏弹性的话,我们又如何能让咖啡业走向更加美好的未来呢?

ERIKA KOSS是一位由SCA可持续咖啡新技能项目授权的SCA培训师,也是加拿大 Halifax圣玛丽大学国际发展研究处的博士研究生和肯尼亚内罗毕大学发展研究所的研究员。

弹性: 起源和词源

语言是实现长久变革的燃料。“回弹”这个词的早期表达是如何指导今天的人们去了解和解释它自己呢?

历史上,“回弹”这个词只作为动词使用,现在我们用来表示“回弹”的这个词来自拉丁语动词salio(-ire): “跳起,飞跃,弹跳。”诗人Ovid经常在写诗的时候将这个动词salire当做一个积极的,表达情绪的词来使用,例如,喷泉是如何流动的(在《爱之泉》中),或者鱼和青蛙在下雨时会做什么(在《变形记》中)。

在动词( salire)的前面加上前缀“re”,形成“resilience”,这就传达了一种更强的运动弹性,在时空的基础上,“往回跳,返回,撤离”。《牛津英语词典》认为由Sylva Sylvarum描写的声音特性一章中,首次记录了“弹性”一词: 或者是一本《千年自然史》,Francis Bacon (1561-1626)逝世以后,有人整理并出版了他的实验笔记。

两百多年后,这个词在1834年Samuel Taylor Coleridge的《大地赞美诗》中首次出现。“你突然恢复的喜悦是最遥远的,”诗人将地球的轨道描述为天堂对地球的追求时写了这句话。

 

[1]Folke, C. (2016)。弹性(已重印)。生态与社会, 21(4), 44.

[2]我的脑海中浮现了联合国的“万众弹性”,或者Rockefeller基金会在其“弹性城市”的倡议中捐赠了大量资金。

[3]Ferretti, S. (2016)。“咖啡馆项目评估。”Lutheran 世界救济报告。Baltimore, MD。

[4]天主教救济服务机构 (CRS).(2017) “了解和评估弹性。”报告。Baltimore, MD.

[5]观察“弹性: 起源和词源。”

[6]Southwick, S. M. et. al, (2014)。“弹性定义、理论和面临的挑战:跨学科视角。”欧洲心理创伤学杂志, 5, 10.3402。

[7]Holling, C. (1973)。“生态系统的弹性和稳定性。”《生态学与系统学年鉴》,4(1),1-23。

[8]Duffield, M. (2012)。“具有挑战性的环境:危险、弹性和援助工业。”安全对话, 43(5), 475–492。

[9]TWIN 与 Twin Trading Report。(2017)咖啡与气候变化: 从适应力转向弹性。由伦敦的Twin出版。

您是SCA会员吗?要求免费订阅英文版25杂志印刷版本:sca.coffee/signmeup

不是会员?现在就加入,支持我们非盈利性商业协会的使命,网址:sca.coffee/jo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