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绵延白云下的 土地上孕育

关于新西兰精酿啤酒运动的研究

文字与图片:MATTHEW CURTIS

在啤酒行业内,新西兰可算是公认最适宜啤酒花生长的国度之一。在南岛北部的纳尔逊地区上生长的大部分品种中,都能产出以口感和香气闻名的新世界啤酒花。Nelson Sauvin因其与新西兰的Sauvignon Blanc葡萄相似的百香果和醋栗风味而备受推崇,是世界上最受欢迎的啤酒花品种之一。

啤酒花的种植广泛分布于世界各地,种植的地区通常决定了其产出的口感。英国的啤酒花以其朴实辛辣的风味闻名,而欧洲的贵族啤酒花则以其清浅淡色的草本香气而蜚声世界。北美啤酒花拥有浓烈的柑橘类水果香气,而澳大利亚啤酒花则因其多汁的热带水果风味而备受人们喜爱。

酿酒师和啤酒爱好者都特别喜欢新西兰的啤酒花,因为它们能产出广泛而多样的口味。从Motueka柔和的辛辣和甜瓜气息,到Green Bullet强烈的苦涩味道——新西兰的啤酒花适用于各种各样的场合,这帮助它们在全球啤酒地图上占据了不可动摇的优势地位。

一般认为,精酿啤酒运动始于80年代末到90年代初的美国,直到2000年初才真正掀起波澜。1978年,美国总统吉米·卡特(Jimmy Carter)废除了自酿啤酒的禁令,美国各地的啤酒酿造企业就开始如雨后春笋般出现。这些新酿酒厂从比利时和英国的传统啤酒以及德国和捷克的经典贮藏啤酒中获得了大量灵感。

然而,却是因为芳香四溢的美国啤酒花,比如带西柚淡色Cascade,让早期的美国精酿啤酒打出了自己的招牌。这些现代、苦涩且高度芳香的淡色啤酒最终将成为精酿啤酒文化的主流,并推动了该运动在世界各地流行起来。

新西兰精酿啤酒的发展与美国有许多相似之处。它始于上世纪80年代到90年代,一些先驱者,比如McCashin酿酒厂的创始人Terry McCashin,以及Emerson酿酒厂的Richard Emerson,建立了第一批酿酒厂,然后大量酒厂随之而来。这两家酒厂稳健高速地发展,成为了当地家喻户晓的名字。从此,一个充满活力的自酿社区出现了,许多这样的自酿者最终会建立起自己的酿酒厂。

感谢澳大利亚人的聪明才智和拒绝接受劣质啤酒的决心,这一新浪潮中生产的精酿啤酒的质量高得惊人。在精酿啤酒流行之前,新西兰的市场上出售的主要是极淡啤酒,如Steinlager和新西兰特有的“NZ制造”酒,这是一种味道非常寡淡的淡啤酒,包括Tui和Lion Red这样的品牌。

如今,新西兰已成为啤酒酿造的热点地区,一些当地最受欢迎的酿酒厂,如Garage Project和Tuatara,开始在世界各地打响自己的名号。新西兰的啤酒花也成为了出口到全世界啤酒厂的优质商品,各厂家需要提前几年订购这些啤酒花。据报道,英国的BrewDog每年购买大约40%的Nelson Sauvin作物。

新西兰的人口相对较少——只有约400万人——这使得该国的精酿啤酒比其他国家能够更快地发展增长。但是,咖啡产业能从新西兰精酿啤酒产业的成功中吸取到什么样的经验呢?我采访了新西兰的啤酒作家兼咖啡迷Jono Galuszka,试图了解这两个行业的不同之处。

“在我看来,新西兰的咖啡文化和啤酒文化与我们的葡萄酒文化发展是一样的,”Jono说。“我们曾经要求不高——速溶咖啡、“NZ制造”、“纸板箱酒庄出品”——但最终随着生产商开始产出味道上佳的产品,我们的品味也越来越好了。”

“新西兰咖啡的绝妙之处在于,要获得一杯上好的浓缩咖啡简直轻而易举。即使是大型连锁加油站也会花费很多精力来确保他们的咖啡师们能够在凌晨2点为你提供一杯超级棒的咖啡。无论在多穷荒僻壤的地方,也很难买到坏咖啡。”

Jos Ruffell是惠灵顿Garage Project酿酒厂的联合创始人之一——那是新西兰最成功的精酿啤酒厂之一。Jos自己就是一名咖啡迷,Garage Project定期推出咖啡混酿的啤酒,包括Dark Arts——一种“每批次加入大量冷滴咖啡”的黑啤酒(欧洲风格的贮藏啤酒)。我问他,咖啡文化可以从啤酒中学到什么。

新西兰的啤酒花成为全世界的啤酒厂所推崇的出口产品,各厂需要提前几年订购这些啤酒花。据报道,英国的BrewDog每年购买大约40%的Nelson Sauvin作物。

“新西兰咖啡和啤酒文化的相似之处在于愿意去探索、试验和尝试新事物,”Jos指出。“而且,我们所处的偏远地域迫使我们向外寻求想法和灵感,在全世界寻找最好的方法,然后把它带回新西兰,再加入我们自己独特的调味。”

他接续说道:“新西兰——包括世界——的咖啡文化可以从新西兰啤酒文化中学到的最主要东西就是,你需要不断地重塑自己,以获得某些能力。仅仅在一件事上做到优秀还不够好,你需要构建一套完整的系统,培养出一批真正为你的做事方式和哲学叫好的受众。”

Beth Brash是新西兰著名的Beervana精酿啤酒节的组织者之一,但在此之前她还在咖啡行业工作。对Beth来说,与咖啡行业相比,啤酒行业脱颖而出的原因在于它的同志情谊和团结精神。

“我在这两个行业中看到的截然不同之处在于,喝啤酒的人在进入酒吧之后,至少有五到六个不同的啤酒厂牌可供选择,”她这么说道。“这意味着他们不是互相竞争的关系——他们是朋友,他们互相帮助;他们互通装备,知识和麦芽!咖啡则不是这样。”

“你通常需要通过竞争以成为一家咖啡店的供应商。这意味着多年来,举个例子,不是能者居上,反而是那些横行霸道或通过不公平贸易行为赚钱的人取得了优势,所以他们才能为咖啡店提供免费的机器和研磨机。”

当然,啤酒行业并不是不存在Beth所举的例子中出现的问题——啤酒行业通常是由拥有更多预算的大型啤酒厂把持的——但使得精酿啤酒行业有别于咖啡行业的很大原因就在于这种合作与支持。这一点得到了Garage Project的Jos Ruffell的赞同。

“精酿啤酒文化中浑然天成的合作性令人着迷。这感觉就像是从行业的两端注入大量的能量和激情而形成的一个大家庭——不管是对于酿酒厂,还是对于饮酒者来说。”

“人才是这一切的关键所在。”Beth Brash总结道。“最重要的是卖酒的人,饮酒的地方,还有重中之重,饮酒的人。我最喜欢新西兰精酿啤酒文化的一点就是它很有趣!它从不故作严肃,无论是其酿酒的方式,卖酒的人,饮酒的地方,还是最重要的——饮酒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