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秀基因

保护咖啡的野生遗产

全世界的许多咖啡基因库都面临着资金不足和濒临倒闭的危险,然而,咖啡行业的未来却需要仰仗保护这些宝贵的基因资源。那么,一个更好的未来全球保护系统应该是什么样的?咖啡行业又该如何为这一系统提供支持?

在非洲岛国马达加斯加一片潮湿茂密的热带雨林中,掩映着一座圣山。名为Prince的导游将带你参观世界上已知的最后六株野生的Coffea montis-sacri。但是你首先必须到附近的Ambolotara去,与村长坐下来谈谈,得到他的许可后才可造访圣地。

在获得村长的许可后,你必须先参加一场在森林中举行的祭祖仪式。然后你才能步入Mount Vatovavi山脚的丛林中,亲自去数一数:一、二、三、四、五、六。世界上最后的六株野生C. montis-sacri

Sarada Krishnan之所以了解得这么清楚,正是因为她本人就曾亲自去数过。Krishnan是丹佛植物园(Denver Botanic Gardens)的园艺主管,也是对野生咖啡颇有研究的专家。她曾在2007年造访“圣山”,为了完成她有关已知约有59个不同品种的马达加斯加咖啡(Mascarocoffea)的博士学位。Montis-sacri的意思就是“圣山”。就像其他被冠以神圣之名的东西一样,这种咖啡也非常稀有——C. montis-sacri更是极度濒危。但是,情况还可能变得更糟。多亏了C. montis-sacri赖以生存的丛林地处圣地,才至今幸免于难。如果这片丛林消失,C. montis-sacri很可能就此灭绝。

但是,C. montis-sacri和其他许多濒临灭绝的马达加斯加咖啡品种或许还有一线生机。实际上,除了Mount Vatovavi丛林中仅存的六株咖啡树外,还有几株人工培育的C. montis-sacri生长在附近的FOFIFA Kianjavato咖啡研究站(FOFIFA Kianjavato Coffee Research Station)中。FOFIFA是马达加斯加语中“应用研究和农业发展国家中心(National Center of Applied Research and Rural Development)”的缩写,这也是全世界最重要的咖啡基因库之一。尽管可能没有什么咖啡爱好者听说过这个地方,但这丝毫不会减弱它对咖啡种植的重要影响。

要前往Kianjavato,你首先得飞到马达加斯加的首都,塔那那利佛。然后乘车在蜿蜒坎坷的山路上颠簸12个小时(五年前只需要八个小时,但近年来路况急剧恶化了)。然后你得在漆黑的丛林之夜中,小心翼翼地踩着一条没有扶手的原木渡河(自从那座桥在几年前被河流冲毁后,就再也没有钱重修一座了)。第二天一早天光大亮后,你就可以来到山脚下那片丛林里,在一排排品种各异的咖啡树中寻找那珍贵的C. montis-sacri了。要定位它们的位置,你可以参考研究站的手写记录。那里留有一份副本。

像Kianjavato的FOFIFA这样的基因库,可以看作是咖啡基因多样性的图书馆,里面储藏着各种植物DNA编码中暗含的珍贵信息并供人们取用,就仿佛图书馆尽忠职守地保护并传播书中的知识。但是,去你家附近的图书馆可比来这儿方便多了。

咖啡脆弱的近亲们

Kianjavato面临的挑战可不仅仅是偏僻的地理位置和对落后技术的依赖(使用手写编目)。在过去的三年里,追逐贵金属矿脉而来的矿工们就曾踏足这片地区,在研究站的土地上进行非法开采。多亏了一小群工作人员坚持不懈的努力,才保住了种在Kianjavato的FOFIFA里的咖啡树。然而,尽管他们付出了巨大的努力,研究站也没有稳定的资金来源保障。实际上,在1982年到2002年间,马达加斯加政府停止了对该站点的全部资金支持。如此一来,许多树木死去了,也没有新的树苗补充。

丢失库藏会导致什么危险?FOFIFA的咖啡树基因多样性库藏不仅包括C. montis-sacri,还包括其他43种当地独有的马达加斯加咖啡品种——其中有许多品种并未收录在世界其他地方的任何基因库中。

在FOFIFA发现的大多数品种从未被人们当作咖啡进行种植或食用的可能性非常高。其中的大多数都是不可饮用的。但这一特点并不会削弱这些野生咖啡品种的重要性。

马达加斯加咖啡全部属于“作物野生近缘种”——它们的近亲由于在全世界范围内得到了广泛的认识,因此为我们熟知。咖啡只是从小麦到水稻等一系列作物中的一种——这些作物可能需要注入这些野生近亲的基因以抵御气候变化带来的各类疾病和干旱。

但是现在,这些近亲的生存受到了威胁。近几年里,我们的基因库已陆续失去了C. buxifoliaC. humblotianaC. mauritianaC. vohemarensis和其他九个品种。许多品种的死亡原因是它们已进化出适应马达加斯加西部干旱地区的特性,而无法在Kianjavato的湿润环境中健康生长。这就是一种非常典型的库藏丢失。同时,相比从前,咖啡研究者们更致力于了解某些植物抗旱的作用机制,因此他们必须研究那些进化出适应干旱气候特性的品种。随着气候变化的加剧,可以预见许多当前的咖啡产地未来都可能受到干旱的威胁。

拯救濒临灭绝的咖啡野生近亲们甚至也会对您饮用的咖啡造成更密切的影响:咖啡研究者们想必都非常了解马达加斯加品种——和C. arabicaC. canephora不同,这是一种天然无咖啡因的品种。许多年来,巴西、日本和许多地方都致力于研究使用马达加斯加咖啡来培育新的无咖啡因品种,以兼得阿拉比卡咖啡的美味和足以推广种植的高产产量。但是这些试验无一成功。

随着咖啡基因研究技术不断更新换代,成本不断降低,也许在未来的某一天里,研究者们能够解开马达加斯加咖啡的奥秘,通过培育新品种,真正改善我们的饮用咖啡。

永久地保护咖啡

世界上苦苦奋斗、保护资源的咖啡基因库绝不止Kianjavato一家。科特迪瓦和埃塞俄比亚的咖啡基因库也面临着资金不足和濒临倒闭的危险。位于巴西和哥伦比亚等咖啡种植大区的基因库采用“用户库藏”的方式,虽然更加保险,但其拥有的野生近亲品种也较为稀少。基因库藏之间没有实现广泛的信息共享。只有哥斯达黎加的CATIE基因库拥有一份公开列表,记录了其库藏中的咖啡品种。在这些库藏中,只有极少部分的咖啡品种得到了广泛的研究。一些品种甚至连说明都没有。其中的许多咖啡品种并没有“备份”(即在其他站点拥有副本库藏),这意味着如果某站点遭到飓风或其他恶劣天气的破坏,人类就可能永远地失去某些品种库藏。

而旨在保护咖啡珍贵基因资源的全球系统与其说是一个完善的系统,不如说更像一个胡乱拼凑的简陋装置。

但是,咖啡行业的未来却需要仰仗保护这些基因资源。那么,一个更好的未来全球保护系统应该是什么样的?2016年,世界咖啡研究组织(World Coffee Research)和全球作物多样信托基金(Global Crop Diversity Trust)展开合作,以实现这一愿景。世界咖啡研究组织与Krishnan博士合作领导这一工作,其中包括对世界咖啡基因库已公开信息的研究、对所有大型基因库的全面调查以及对包括FOFIFA和CATIE在内的八大关键库藏进行现场访问。他们还与参与过保护包括玉米和水稻在内的多种作物的作物信托专家合作,制定了一项永久保护咖啡基因资源的策略,并在4月西雅图举办的Re:co讨论会(Re:co Symposium)上正式启动。

作为咖啡全球保护策略重中之重的原始库藏保存需要持续不断的长期维护,即便是短时间的资金链断裂——这也是目前常见的一个问题——也可能造成永久性的损失。对此类资金的供应已明确到位:作物信托将负责运营一项全球捐赠基金,捐赠人的捐款将通过定期支出确保永续的资金供应。作物信托和WCR估计每年约花费100万美元以支持最重要的库藏的维护工作。一项2500万美元的全球捐赠基金,仅需每年支付4%,即可维持该基金的永续运转,无需每年筹措资金。

这项捐赠资金仅用于支持满足一定条件的库藏:该库藏中的藏品拥有重要的全球价值,可用于支持合理、高效及可持续的全球系统,且该藏品可实现适当的利益共享。目前全球只有一处咖啡库藏,即CATIE,满足上述所有资格条件,但其他产地库藏也可在获得一定协助后满足该条件。

当前扩大参与度的最大障碍,以及整个策略中当务之急必须要解决的问题之一,是需要创建一个系统,公平公正地分享这些基因库库藏带来的后续收益。例如,如果某个库藏中的咖啡品种被用于培育新品种并实现了后续的商业化,提供库藏的基因库应可获得一定比例的收益。在历史上,尤其是在殖民地时期,殖民者们会直接“移植”或“收集”(说得难听些即是“偷窃”)咖啡和许多其他经济作物,而不会向原产该作物的国家或机构支付一分钱的报酬。幸运的是,今天的国际社会已经达成共识,认为这种做法并不妥当。要建立一个利益共享的系统十分复杂,但为了确保各大基因库愿意参与到这个保护基因资源的全球系统中,这一利益共享系统又必不可少。

其他需要优先解决的问题还包括,对原产地基因库的运作设施进行亟需的必要升级以符合国际标准、便利日常运营,以及通过在开放式数据系统中收集和储存重要信息以将库藏升级至21世纪的水平。另外,为了防止可能瞬间破坏所有库藏的灾害(例如毁灭性的飓风)带来的影响,为这些库藏创建“安全备份”也十分重要。

我们通常将咖啡种植园视作咖啡价值链的起点。然而事实并非如此。这条价值链的起点远在种植园之前,隐藏在这些独特咖啡基因资源的原产地密林之中。如果我们不保护咖啡的野生遗产,不保护这些咖啡作物未来赖以生存的基因资源,那么咖啡价值链上后续的每一环,都可能承受巨大的风险。

HANNA NEUSCHWANDER 世界咖啡研究组织(World Coffee Research)联络主管